一重山,兩重山,山遠天高煙水寒,相思楓葉丹。

菊花開,菊花殘,塞雁高飛人未還,一簾風月閑。

看慣了大漠的荒涼,草原的蒼茫,黃土高坡的孤寂,總以為西北就是這樣一個遙遠的蠻荒世界。黃土、黃沙、黃天,似乎是這片世界特有的標誌和定義的標準。處處風沙,處處乾涸,處處寂寥,有著無數的生命禁區和月球般的孤傲世界。龜裂的土地是他的名片,江南的山明水秀與他無緣,江左的煙波浩渺和他相去甚遠。

然而,這裏偏偏就有這樣一個地方,秀比江南。隴南,大約是西北最靠南的地方,或許正因為如此,這裏沾染了不少南方的靈秀,骨子裏卻又透著北方的豪邁。我不知道文縣的天池算不算隴南最美的地方,但那一池碧水即便在江南恐怕也難得一見。江南我是去過的,那一彎碧水綠得太過濃稠,不夠通透,反而少了些許靈氣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有山有水的地方,總是充盈著靈氣。青山碧水的地方,那靈氣便要溢出來。

說到山水,中國人大約都知道有個地方叫做“九寨溝”,素有“九寨歸來不看水”之說。可惜名氣太大,人太多。再充沛的靈氣也被攢動的人頭瓜分的一乾二淨,不免可惜。文縣天池,大約出了西北便少有人知。即便是作為旅遊景點,似乎也是近幾年的事。身邊的小夥伴,去過九寨溝的,十之八九。而到過文縣天池的,卻能百裏挑一。或許正是因為去的人少,才使得這鐘靈毓秀之地不被凡塵的俗氣沾染,使得這靈秀之氣溢滿乾坤。

到達天池的時候,已是傍晚,整個景區就我們這二三十個遊客,靜的只剩下幽幽鳥鳴。暮靄沉沉,似是要下雨,卻絲毫不影響水的清靈,山的俊秀。水面如同鏡子,沒有一絲波瀾,倒影著青山、彎彎曲曲的棧道和我們這群花花綠綠舉著手機、照相機搔首弄姿的人。或許是因為太過清澈,湖水微微發藍,那種碧藍的、仙氣十足的顏色。大約只有在極品的寶石中才能尋到這種清透的碧藍。 記得白居易說過:“春來江水綠如藍”,曾經的我卻怎麼也想像不出這綠如藍是個什麼鬼?文縣的水卻很好的詮釋了這個顏色。

湖水似乎很淺,又似乎很深。湖底的石子清晰可見,靜靜地,如湖水般一樣沉靜。據說最深的地方,要近百米。不曉得那麼深的地方是否有個水晶宮。或許那幽幽的碧藍便是那水晶宮折射出的顏色。可惜少了雙翅膀,不能飛到湖中心,透過那清透的湖水一探究竟。

初夏的日子,正是暑氣升騰的時節。不過,山中、湖畔卻有些許清冷,如那一池清涼的湖水。人間四月芳菲盡,五月的天池畔卻盛開著一樹樹白花,大約是梨花吧?也或許是蘋果花?還是別的什麼花?我們這些深居四面圍牆中的人實在是眼拙得緊,只能深表遺憾。那花樹將身子斜斜伸向水面,不知是喜愛那碧藍的湖水還是在欣賞自己美麗的倩影。沒有花樹的草叢中,黃色和紫色的野花密密匝匝地聚在一起交頭接耳。開黃昏歌詠賽的鳥兒聲音悠揚悅耳,大約正在偷窺和議論我們這些不速之客。

雲低低地,濃的有些化不開。沒有刺目的陽光,一切色彩都柔和溫婉,讓人心曠神怡,眼睛也頓時明亮了起來。山巒的綠深深淺淺,層次分明。明明都是綠,卻顯現出那麼多不同,仿佛每片葉子都有自己獨特的綠,沒有哪兩片是相同的。就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,沒有哪兩個人是完全相同的。

幾絲清風不急不緩地拂過,還未掀起些許波瀾,細雨便飄飄然落入水中,淘氣地在那寶石般的鏡面上嬉鬧蹦跳,不時地還要打個滾,鏡面一時被擊得粉碎,一圈圈漣漪讓水中的倒影變得模糊不清。

細雨濛濛欲濕衣,那出行的仙人也該回來了吧?空氣中滿是泥土和青草的清新,讓人忍不住貪婪的深吸幾口,似乎要把來自城市的污濁之氣置換乾淨,讓自己自己的胸中充滿靈氣。

細雨微茫,花雨漫天。潔白的花瓣在舞盡一世芳華之後,灑落一地,卻沒有一片落入水中。或許花瓣覺得湖水太過仙氣盎然,自己的投入是一種褻瀆,寧願遠遠地落在一旁,靜靜地凝視著那一汪碧水,等待著化作護花的春泥。

棧道上一條慵懶的大蛇拖著長長的身子緩緩劃過。給小夥伴們帶來了無數驚恐、驚嚇、驚叫和驚喜。膽大的小夥伴舉起手機留影。膽小如我的,則遠遠繞開,一邊不駐回頭觀望,一邊不斷糾結有木有毒。說不定那個就是夜華君,正準備赴水晶宮之宴,邂逅白淺上神呢!

夜色漸漸將濃墨潑滿整個世界。山間的夜是正真的夜,正真的伸手不見五指。手電筒的微弱燈光只能驅散一小片黑暗,或者說是那光被黑暗吞噬地只剩下一小片。晚餐是山間的各種野菜,除了花椒葉外其餘一概不認識,卻是滿滿一桌,豐盛的不行,說不出來的好吃。

入睡前竟有幸欣賞一場貓蛇大戰。只見漆黑的農家小院中,一只小貓頑皮地捉弄著一條手指粗的小蛇。不時用小爪子拋蛇的身子,或是張嘴將欲逃跑的小蛇叼回來繼續撥弄。不知白淺上神看到那只放肆的小貓如此調戲她家夜華會作何反應?那貓和蛇對我們肆意投射過來的手電筒燈光毫不在意,只是自顧自地玩耍,興許是在表演。讓來自水泥鑄就的城池中的我們目瞪口呆。竟然忘了拍個視頻、照片什麼的。等回過神來時,那對貓蛇早已不知轉移到什麼地方撒歡去了。

一夜無言,清晨的鳥鳴將我們從夢中喚醒。山間農舍已開始炊煙嫋嫋。空氣清冷微寒,讓頭腦也變得明晰起來。雖是起的大早,卻絕沒有平日裏早上起床那種昏昏沉沉,爬不起來的感覺。匆匆用罷早飯,踏上一天的行程。今天的目標是素有“小九寨”之稱的“黃林溝”,群裏的小夥伴都管她叫做“翡翠溝”。

陽光恰到好處,明亮卻不刺目。晴空湛藍碧淨,廣袤悠遠。重重疊疊的翠綠之後,雪山綻露嬌容,凝望著大地。飛瀑流泉,奏著一曲天籟之音。如果說天池的水是沉靜溫婉的大家閨秀,那黃林溝的水便是鮮妍奪目的妙齡少女。同樣的碧藍,同樣的明澈,同樣地倒影著青山和藍天白雲,卻又完完全全不同。或者說,天池是飛升上神的白淺,而黃林溝的湖水則是還在昆侖虛遊手好閒的司音。少年時代的司音,恰似這一汪湖水,在陽光的直射下,明豔照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