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曾記得紅楓樹下你許的諾言?你可曾在夢裏見到我義無反顧走向你乳霜的身影?你可曾知道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還有一人在默默等你?
想你的時候,樹上落下一片葉,秋天還沒到,滿地的落葉將我掩埋,掙脫不開,逃離不掉,一眼望去,看不到盡頭?我等它枯萎,等它沉下泥土。好不容易等來一場雪,大雪紛飛,包裹著枝頭,染白了我的長髮。它不眠不休,直到把所有的痕跡都覆蓋,連同著我的家庭電器腳印。此時,世界靜止了,記憶也停留在了這一刻,原以為所有的一切會終止,卻不曾想,冬去春會來,只不過又是一年過去罷了。
心心念,癡情於瀟灑少年;日日思,奈何夢中與你相見。拂曉,坐與鏡前,畫青黛眉,桃染朱唇,長髮飄逸,輕紗裹肩。走到窗前,望一眼,剛好,陽光微淡。拿起鑰匙,鎖住一屋念想,走進繁市,走到你跟前,“嘿,待我長髮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?”你一臉茫然,“請問姑娘芳名?”我朝朝暮暮,你不知所起。淒然轉身,淚流滿面,猛得驚醒,呵,原來只是夢一場。
你在的地方,是我不可觸及的過往,亦是我不想遺忘引伸波幅的時光,即使後來一別兩寬各自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