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讀懂了我,你必將走進我的世界,如果你沒有讀懂我走進我的心窗,卻不知道那只是我夢幻般的故事罷了,花開花落,註定一個四季的輪回,緣在繁花凋落的瞬間,已煙灰飛滅,我如一滴水是一滴墨,喜歡與文字相約,音樂入耳記憶入心,往日的時光輕輕入文來,不知我筆下有多少身影,讓我筆尖顫顫,難以下筆,昨日的澳洲旅遊林蔭小道,往事翩飛如昨日溫情環繞,秋風起我還在,蕭瑟的季節,再也聽不到花開的聲音,撚一片葉子植入心窗,以一片葉子的形態雕琢,感知清寒的味道,這座城有了風的味道,也有了冷漠的顏色,一場留戀便在塵埃裏消失,再也無聲無息。
我關上了窗,紅塵的你我再也無緣,花已落言已盡,流年不再倒轉,那場經典的愛情故事便成為指間流沙,一顆寂寞的心卻已破碎。時光煮雨,流下的卻是滾燙的淚滴,距離很近,有多近,只是一個名詞而已,彼此早已沒有了走近的痕跡,雜草叢生的邊緣一幕幕,讓歲月枯黃了眼,細想纏綿彼此的相遇,也許是前世的輪回,我一個人的孤單遠行,為什麼你毫不猶豫的踏入這場旅程,指縫中溜走多少歲月。我用一生的時間在行走,在拐角處,卻與你相撞,我伏筆畫下生命的花朵,花瓣上刻印你的A股ETF名字,讀幾頁經文,喝一碗禪茶,看光陰來去,唯心不動,在一朵詩意的花瓣中打盹,忽然遇見自己在一刹的光陰中醒來,空空如也無一夢境,吃飯穿衣睡覺,情感千般好,化作一場雨,無蹤也無痕,有些人身近了,心也就遠了,一場秋雨竟讓一片嬌豔的玫瑰在瞬間落紅無數,心已如璃,輕輕一碰碎片滿地,一刹彈指間,往事不堪回首,看望窗外的夜色,感受著白日空氣中殘留的暖氣,心中泛起的卻是陣陣的寒意。
曾幾何時,我嘴角漾開的笑竟是這般的牽強,面對昨日的文字,痛無情地劃遍全身,當美麗花園化作了殘紅滿地,我知道愛的冬季已無聲無息地來臨,沒有人陪伴,只有自己獨自站在寒風中感受刺骨的冷,感受處處的蕭條和滿季的憂傷,獨對潮濕的憂傷之地,一片深情都付與這一季的淒涼,多年以後,誰還識得那澀淚浸透的相思,想逃離這個憂傷的季節,卻發現自己已滿身傷痕,受傷的身影已被愛神深深刻在玫瑰殘園的墓碑上,於是我別無選擇,只能在荒蕪的地方寂寞和孤獨,如果動人的文字能夠表達我對你的思念,那就讓文字更加淒美一些,將曾經美好的回憶製成精美的瓷器,讓那脆弱的美麗定格在我未來的歲月裏,直到時光穿梭,直到記憶破碎,流年將微瀾的心思,撚成一池的雅韻,在微微波動的碧波裏,思緒開成美麗的青蓮,散發著片片心香,在一杯香茗裏,品味你絲絲的溫暖,一塵煙雨,一抹清愁,都化作嫣然的景致,刻畫你溫柔如畫的印記,指尖輕握消瘦的筆,在紙箋上,劃過絕美的紅塵,舞落成一段千千闕的詩歌,輕吟低唱的,是我幽幽的思念,縈繞在有你的忠於自己記憶裏,無論經歷過多少開心快樂和坎坷,此刻都凝結成最曼妙的風景,將指尖上的蒼涼,折疊成厚重的記憶,一些念,一些想,徐徐寫入泛黃的紙張,這些文字,在歲月間碾轉,終成永恆,秋雨中淋濕多少記憶,無奈中留下了多少歎息,人生且行,我且遺忘,如若今生不曾來過,就不曾與你相識,雲已淡風已清,終究逃不過一場荒涼,如這清冷的秋,散落一地的悲涼,感謝認真讀我文字的人,世界很大,緣分在心中,我雙手合十,祈禱眾生讓心慢慢沉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