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獨是不可根治的,只能用欲望的滿足,去減少它出現的時間。
我們所說的孤獨,有時並不是孤獨,類似的表達是無助。
無助又可能是社交障礙,這種障礙反映出自卑,自卑帶來了學會感恩社交上的怯懦,這種怯懦又會帶來自己無能的感覺。
無能是未能改善現狀。
這種無能反映出行動力的不足,不夠努力而無法改善現狀。
也可能反映出我們目標不清晰,也可能是目標太多了雜亂無章而感到混亂,可能是沒有目標。如果目標來自欲望,那就沒有目標的假設就是極少數甚至不存在。
因此,目標的不清晰,導致思想不足以產生力量去推進行動,也就是未能改變現狀。
所以孤獨的感覺,追溯一部分來由,可能是目標活出生命的缺失。
那麼目標需要被清晰化,詢問我們自己的欲望,可以協助我們到達。用欲望刺激自己,也是一種目標激勵方式吧。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,想財務自由,人身自由,心靈自由,即便嚮往自由,也都是欲望,你得戰勝這一切給你的欲望滿足之路帶來束縛的枷鎖。
回到目標的清晰化,那些我們羡慕的人、特質、生活方式,可以作為目標的參考模範。也就是說,如何成為我們羡慕的人,過上他們的生活方式,就是一種目標。
那麼孤獨的終結者是目標?
孤獨大概是沒辦法終結的,欲望存在,便無法使人從孤獨中解脫。
欲望不清晰,是一種混亂無能的孤獨感,欲望清晰了,又是一種探索實現的Nespresso咖啡不勝寒。
這麼想來,孤獨是不可根治的,只能用欲望的滿足,去減少它出現的時間。
也就是把時間和精力,安排給減少和我們羡慕的人之間的差距的努力當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