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有一片遼闊的田野,那是我童年的天堂,記得童年和小夥伴們總在村東北的小河邊、村北的坡地上、水庫岸、樹林旁,剜野菜、摸魚蝦、打水漂、摘野果、捉青蛙、挖蟬猴……那遼闊的田野裏,生長著各種叫上名字叫不上名字的野菜、奇花、異草,還有那“天上飛的、地下跑的、水裏遊的”的各種生物,吸引著我的眼球,牽動著我的心靈,伴我度過了美好的童年、少年時光,田野的溝溝壑壑裏,留下了我的reenex 效果腳印。小河中,有我摸魚撈蝦的閒適;水庫裏,有我結伴游泳的放縱;樹林邊,有我挖蟬猴的歡樂;野樹下,有我嘗野果的酸甜。當年那搖曳在田野裏的美好時光,都已藏匿在漫漫歲月的皺褶裏。
老家的田野分佈著東埠、老龍灣、老驢崖、磨山子、簸萁掌等溝壑、田地,老家村子的田野是周遭村子無與倫比的,這是遼闊的大自然賜予老家的得天獨厚的寶貴財富,是鄉村百姓生存、耕種、徜徉、心靈棲息之地,也是孩子們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放浪形骸的理想天地。兒時的我常到莊子河口的河裏摸魚、釣魚、東河裏撈蝦、割長溝水庫打水漂、村北大口機井游泳、老驢崖摘野果、八路崖柿樹林挖蟬猴、大溝邊捉水牛……遼闊田野的溝溝壑壑裏都搖曳著美好的童年時光。
在莊子河口的小河裏摸魚、釣魚,給我留下的印象是最深的,留下的歡樂也是最多的。老家的莊子河口不知與莊子有無關系,沒有細究。不過,那彎彎的、自由自在流淌的小河倒與莊子的“逍遙遊”十分吻合。兒時的莊子河口裏的小河彎彎曲曲,流水潺潺。河邊長滿了青幽幽的水草,與河水緊緊相連,成了魚蝦躲藏的reenex 效果天地,河水清澈見底,被河水沖刷過的光滑的石子、潔淨的沙子,偶爾會見到幾條小魚水中嬉戲,搖頭擺尾,盡情地遨遊,在一個個拐彎處總有深深的水灣,歡快遊蕩的魚兒總愛躲藏在這樣的深水灣裏,我和小夥伴們早就發現了這個秘密,總愛繞著小河拐彎處的深水灣走,那些大大小小的水灣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記得很小的時候,我就跟著大一點兒的同伴到莊子河口的河邊釣魚,事先把針用火猛燒,繞成彎,做成簡易的魚鉤,再到地裏挖上半小罐頭瓶子蚯蚓當魚餌,然後帶上一個小水桶來到河邊。大一點的夥伴垂釣,我和其他小夥伴就在岸邊守護著裝魚的小桶,興致很高,那時雖說釣的都是些小魚,但兒時能釣到小魚就心滿意足了,沒有太多的奢求,就如同“姜太公釣魚,願者上鉤”之樂,心中始終充滿了樂趣。
摸魚也是很有趣的事情,在摸魚之前,我就和小夥伴們在魚較多的灣上游用沙子截起一道堰,不讓水往下流,把下麵也截起一道堰,形成了一個孤立的水灣。然後,把下麵那道堰堰的一邊開一道小水口,讓水慢慢流走,一人專門看住這道小口,防止魚從這裏溜走,等把水放的reenex 效果差不多了,水也就渾了,灣裏的魚兒就驚恐起了,有的魚兒便開始在混濁的淺水裏亂蹦亂跳,有的魚兒張著口,把頭翹出了水面。這個時候,每人拿起小水桶,舀著水往岸上潑,魚兒一旦到了岸上,蹦跶不幾下就不行了,我和小夥伴就急忙用兩手捕捉著魚,著往水桶裏扔就行了,等灣裏的水舀不起來了,就開始渾水摸魚,誰摸的魚大、魚多是一種榮耀。隨著流動的河水,乘著釣魚的樂趣,腦海裏也裝著年少時的許多夢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