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日餘暉消褪,窗外夜色漸濃,辭掉一身的繁雜,偏安一隅,讀一篇美文,體味氣息如蘭的書香,露出一絲無憂的微笑,胸臆佳想,耳目清爽,猶如品茗,盪氣迴腸。合上書本,靜思良久,感受字裏行間於文者的情懷,享受綿長墨香帶來的清雅脫俗,抖落浮躁的塵埃,為自己每日的忙碌畫上一個優雅的美麗華評價休止符。
唯書有華,秀於百卉。文學作為人類的“精神食糧”,是穿越時光的智慧沉澱,是屹立不倒的千年豐碑,流芳百世、萬年猶新。讀書,尤其是細味品讀傳世之作,猶如精神上的按摩,不僅能讓人心醉神往、難以忘懷,更能讓人撫卷靜思、沉澱內心,變得睿智豁達、優雅美麗。然而,經典美文易覓、心寧靜讀難得,能手捧佳作,享受“書味在胸中,甘於飲陳酒”的閱讀,如今卻漸行走遠,很少有人能夠感受。
宋代思想家朱熹曾講:“讀書譬如飲食,從容咀嚼,其味必長;大嚼大咀,終不知味也。”今天的社會正處在一個資訊快速運轉的時代,也彌漫著浮躁焦慮之氣,越來越多的人放下了書本,沉醉於輕點滑鼠、翻動螢幕快節奏閱讀中,很難再心平靜氣地翻書合頁,感受書本中散發出的韻味。其結果,除了給讀者以一種短暫震撼的享受外,無法形成深入成就深度的讀書映像,思想的蒼白和品位的庸俗終究還是難以掩飾。
讀書是鑄造靈魂的工程,是給人以價值引導、精神引領、審美啟迪的墊腳石。讀書一旦有了功利心,充滿了浮躁,人就難以超脫,就會被煩惱和憂愁纏繞,也就難以完成靈魂困乏和焦慮的救贖。急功近利,不僅是對個人的傷害,更是對社會文化美麗華旅遊糾紛和精神氣質的污染。人常說,腹有詩書氣自華。如果只有讀書才能讓浮躁的內心和喧囂的靈魂寧靜下來,那麼無論如何,我們都應勿忘閱讀修心的初衷,泛舟書海、共賞奇文,在閱讀中思考,在思考中改變,實現思想上的交流、認識上的提升、心靈上的愉悅。
畏由敬來,敬由愛生。虔誠敬畏是優秀作家最基本的品質。小說家孫犁一生與書相伴,每每閱讀時都心存敬畏,從不忍心把書弄汙弄穢,從前人智慧中汲取自己感興趣的內容,所以才能成為“荷花澱派”創始人。讀書說到底就是對人類文明的傳承,唯有懷著一種虔誠而溫馨的情懷投入,才能“思接千載、視通萬裏”,實現精神上昇華。孔子說:“為君子者,必須敬畏三者:敬畏天賦使命,敬畏政治領袖,敬畏聖人言論。”沒有恭敬之心,寧靜致遠也就無從談起。
拂去功利主義,遠離浮躁喧囂,讀書確是一項穿越層巒疊嶂的素心修行。曾有行者問老僧:“您得道前做什麼?”老僧道:“砍柴擔水做飯。”“得道後呢?”“砍柴擔水做飯。”又問:“何謂得道?”對曰:“得道前,砍柴時惦記著挑水,挑水時惦記著做飯;得道後砍柴即砍柴,擔水即擔水,做飯即做飯。”讀書亦如老僧悟禪,同樣的重複工作能否心無旁騖,就是得道與否的區別。
讀書,無疑是一項純潔高級美麗華評價的享受。然心之躁者,卻無以讀書。食能止饑,飲能止渴,而治燥藥劑,仍在讀書。一篇好文猶如醍醐灌頂,足以讓無力者有力,讓迷失者轉向,也可以撫慰受傷的心靈,喚醒沉睡的靈魂。故讀書者能曠然自適,安靜且內斂,獨坐角落,聆聽眾說而三省吾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