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淺夏的千嬌百媚中,有一種花,不驚豔,甚至不起眼,卻自然清新,樸實親切,它就是萱草花,又名忘憂草。
 母親的愛,就如溫婉的萱草花,散發著淡雅的香,如果你仔細品讀,便會深深的沉醉,他不如玫瑰的動人,也不如牡丹豔麗,就那麼輕輕地,柔柔的,浸入心菲,無論開在香港短租公寓任何地方,都儘量開滿,縱使零落成泥,亦護花。
 “萱草生堂階,遊子行天涯;慈母依堂前,不見萱草花,”〝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,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,誰言寸草心,報得三春暉。”這些都是唐代詩人孟郊筆下描寫母愛的千古佳句,每當讀到這些關於母親的詩句,我的心裏便被濃濃的暖意包圍。
 母愛深深,深幾許!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母親的呵護下長大的,我們的成長,帶著母親的期盼,我們的行囊裏,裝滿了母親的叮嚀,我們的身後,是母親濃濃的牽掛。
 年少時候,母親就是我們的守護神,每一次從夢中醒來,都會看到母親溫柔的目光;每一次跌倒,都會得到母親的攙扶,冬天裏,母親就是小火爐,摸起來,暖暖的;夏天,母親就是一片綠蔭,為我們遮擋太陽;秋天裏,母親便是月亮,映著我們床頭的白月光;春天裏,母親就是暖陽,給我們力量,讓我們堅強。
 還記得麼?當我們生病時,母親床前那盞徹夜不眠的燈光;還記得麼?第一次離家,母親在燈下為我們整理行裝;還記得麼?那離別的月臺上,母親那期待的眼神和滿滿的離愁。
 你一定會記得,因為這樣的點滴我們都經歷過,因為天下的母親對兒女的愛都是一樣的。
 母親為我們做的事雖小,卻是點點滴滴匯流成河,是凝聚著母親一寸一寸的心意和愛,對於母愛,母親從不求回報、我們也無法回報。
 “世界上有一種最美麗的聲音,那便是母親的呼喚,”無論相隔千山萬水,母親認股權證的呼喚,總能給我們家的眷戀,有母愛的地方,便是溫暖,有母親的地方,便是家。
 母愛是凝望,默默地注視,它無法用語言形容,卻可以用心感受;母愛是力量,她用她的愛,激勵了我沉睡的夢想與鬥志,讓我飛翔,母愛能穿透陰霾,照亮前方的路,母親那溫暖而堅毅的目光,穿越歲月的月臺,指引我前行的腳步。
 很久了,就想為母親寫一篇文字,可總是深情抬筆,無處落筆,也許是母愛太深重,也許是母愛太平凡,平凡到已經和生活相融,讓你看不到,摸不到,卻一直在生命中低吟淺唱。
 這世間真正的美,不在於是否華麗,總是樸素的,才更能深入人心,為母親寫的歌,不用委婉動聽,定能產生共鳴,為母親寫文字,定是樸素溫婉,卻能溫潤心間。
 "世上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個寶,投進媽媽的懷抱,幸福知多少"每當想起這首歌,我的眼前便會出現兒時手牽著媽媽的大手,在陽光下蹦蹦跳跳的美好時光。
 母親是溪流,包容了我的自私;母愛是無私的,為我們奉獻所有,母親,或許原本是膽小柔弱的,但是為了兒女,任何母親都會變得勇敢母愛是一場重複的辜負,落地無音,落水無痕,而被辜負的人,卻永遠無怨無悔。
 我們一生都在向母親索愛,卻忘記了這個奉獻著自己畢生之愛的人,也需要愛,也曾年輕過,有一天也會變老。
 流年似水,誰都無法阻擋他遠去瑞士旅遊的腳步,不知不覺中,母親的頭上已經滿是白髮,母親的臉上,已經鐫刻下了皺紋,那深深淺淺的歲月印記呀,是孩子心中不願觸摸的傷。
 曾經在書中看這樣一個故事:每一個母親曾經都是一個漂亮的仙女,有一件漂亮的衣裳,當她們決定要做某個孩子的母親,呵護某個生命的時候,就會褪去這件衣裳,變成一個普通的女子,平淡無奇,一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