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永遠的海棠

Le 7 décembre 2016, 05:47 dans Humeurs 0

“秋意涼,你是我永遠的海棠”,這句第一次聽到,心頭便驀然升騰起一股暖意。那暖,閃著感念的淚光,夾著秋花的香氣,久久不散。於是,就想以此為序,寫一封長信給他。
一天天沉凝的季節裏,甚喜一份溫度不變的陪伴。一些無需刻意和追逐的人,一些適合自己的關係,都帶著體貼的味道。世人看不懂的故事,有太多情意,抵不過似水流年。早已過了絢爛熱烈的年紀,心懷沉澱,喜歡上一種碧水無波的安寧生活,喜歡上一種溫和親暖的情感交集。
兜兜轉轉的人生,我們都在等,能和自己一起欣賞世界、經歷悲歡的那個人。心無所恃,隨遇而安,上天安排的最好際遇,一見如故的傾訴,總是最真最純。你來我身邊,從此沒有離開,自牽手,就認定一輩子。愛,有時會讓人迷了心智,然而選擇的對錯,時間會告訴你想要或不想要的答案。最好的愛,必以心安為歸宿,他的行蹤和心意,都能讓你把握,他在與不在的時間,都能讓你安心,那麼你,就選擇對了。
人生之中,遇見與重逢,都帶著必然的宿命。小半生,一直執著於一個人、一種牽絆;有人說:自由和陪伴,向來水火不容。而好的陪伴,是寧願失去自由,也要畫地為牢。有那麼個人,無論在你的生命低落無助,還是光鮮豔麗的時刻,始終都在。他愛你,如愛朝陽晚霞,如愛青山碧水。愛一個一輩子至關重要的人。一起的歲月,年華傾其所有,鮮花及時開放。她說,我願用最溫柔的筆觸,畫一個故事裏的你。
曾經,為一個人,淡化所有風月相待的情意,避開所有流水桃花的追逐。繁華命途,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,笑而嫣然的風景,都成為路過,他註定是你終點的守候。人生最可貴的是遇見自己,遇見自己想要的生活。每一個等待的日子,都是那麼的平靜,心底的幸福,在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中稀釋開來。一簷煙火窗內,盼一個晚歸的人,淡淡塵煙卷著熟悉的身影。歲月的容顏,會在眼眸中蒼老,卻依然嚮往地老天荒的模樣。
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最大的愛,是以她的思想意念為尊重、為方向。十年如一日的疼惜寵溺,便足以認定了。性格再不好的男人,他對你永遠都沒脾氣,不怕寵壞你,便是足夠的愛了。他喜歡說:只要你開心,我怎麼都行。看他的表情,我知道,這句不帶一點委屈;應該有太多幸福的成分,愛的成分。

紅塵多苦惱,歲月有溫柔

Le 18 novembre 2016, 05:17 dans Humeurs 0

繁華陌上,月下江流。照盡河山名利溝。辰星數點,臨水作舟。載去人間寂寞愁。心靜悠然觀世態,一行小字上心頭:紅塵多苦惱,歲月有溫柔。半窗關風雨,片葉渡春秋。——題記。
月色秋風,蕭蕭堅持夢想落葉漫天橫。自在飄零,不念淒涼舞長空。魂歸大地,猶記那一身蔥蘢。春雨濛濛,彩蝶飛燕倚相逢。夏影芳容,蟬鳴蛙叫躲蓮蓬。秋風瑟瑟,夢斷繁華赴桃紅。待那冬雪,輪回百轉亦傾城。
葉舞好個秋,斬斷繁華笑九州。
時光安靜地流淌,歲月不斷地變遷。從最初的懵懂無知,到如今的物欲橫流,我們在生活肝硬化裏不斷地奔波,也在人生中不斷地創造。不知道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,還是為了實現人生的價值,我們在汗水和淚水中不停地努力著、拼搏著。
生命的旅程,總會有或這或那的遺憾,也許是沒有良好的家庭背景,也許是沒有足夠的聰明才智,又或者是沒有合適的發展平臺。可是上天從來就不會特別去眷顧某人,或者特別去排斥某人。從出生開始,我們所擁有的一切,和遇到的人事,並非是上天贈予的禮物。很多東西,出現在我們的生命,我們要學著去適應,學著去克服。
生活本就這樣,我們熱愛它,它就熱愛我們,我們拋棄它,它也拋棄我們。的確如此,人生總會遇到或這或那的困難,可是只要我們勇敢地面對,不懈地努力,這一切就成了我們成功的基石。生活不會沒有挫折,也不會沒有幸運,只有我們不斷地挑戰,不斷地成長,才可以王賜豪醫生將自己完善,獲得想要的未來。
在人生的旅途上,我們得到的會越來越多,失去的當然也不會少。很多時候,我們以為得到想要的物質了,卻又丟失了可貴的情感;我們以為交到很多的朋友了,卻又遺憾沒有懂得自己的知音。在這燈火酒綠的世界裏,我們被各種東西誘惑著,金錢、名利、權勢……無一不讓我們的內心蠢蠢欲動。

那時的月光

Le 25 octobre 2016, 06:02 dans Humeurs 0

那年的月光亦如今夜,那時的月光距今已很遙遠了。
還能想起那時的月光溫柔而多情,可你的樣子卻早已朦朧,二十年的光陰如此漫長,現在想來卻只是彈指一揮間。月下的願景村 退費約定跟隨著圓缺的迴圈早已是晚風中的噓唏,我能想起,你還能記得麼?
我將真心待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。
世事無常,許多的東西無法預料無法把握,就像抓不住的月光。月光下的玫瑰暗自凋零,背離月華而去的孤單背影,無一不是在昭示那個青澀的愛情故事已到了結局,不管這份初戀曾經有多麼的淒美多麼的難忘,都只不過是一段青春的記憶罷了。
這些年我曾一度試圖去忘記那時記憶中的月光,儘管寫過關於月光的文字,但從不去觸及那時記憶中的月光,或許在逃避什麼,或許在下意識裏明白,我這一生可能再也看不到那麼美的月光了,不可能再擁有那麼一個純淨似水有著溫柔月色的夜晚。
或許,確實一生難再。
月光灑滿窗臺,微風輕輕走過簾的身,夢中的彩蝶翩翩起舞,在這寂寂的夜裏隨風飛進我的願景村 邪教流年,我的紅塵。鏽跡斑駁的心靈兩岸,開滿了記憶的繁花,唯有一只彩蝶在月光的清輝下演繹著經世的惆悵。
那時月光下的你呀,二十年過去了,月圓月缺,茫茫人海,今在何處?
記憶中那個月華似水的夜晚仿佛離我很遠很遠了,多年的漂泊,游離在他鄉,陌生的城市一樣逃避不了四季的輪回,有著月光的晚上,無論棲身何處,總會讓我若有所思,總會有張曾經熟悉而漸漸模糊的容顏浮現在腦海中。時而讓我甜蜜,時而讓我悵然,就像打翻了多味瓶,散發出酸甜苦辣。
擺脫不了的傷情,總是在午夜無人時發揮的淋漓盡致,孤獨的背影,在蒼白的月光下,愈加醒目。仰望這彎殘月,塵世的煙雨把雙眸掩蓋的如此模糊,亦真亦幻間,風已飄向記憶深處。
那時月還是今夜月,那時牽手望月的人卻已難覓影蹤。不知道今夜的月光是否也觸動了你的探索四十一些淡淡回憶?也許你我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,註定有那麼一次美麗的邂逅,註定有這樣一個無言的結局,什麼都不曾帶走,什麼也未曾留下,唯有淡淡的回憶被月色包裹著,一聲長歎以後,眼睛有些泛潮,方才醒悟,我的世界你曾經來過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