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兩只癡情的蝴蝶

Le 4 janvier 2017, 05:19 dans Humeurs 0

冬日寒冷,閉門閑讀,有書,有紅泥小爐,就已溫暖。有時,感覺自己需要的並不多,即使在荒野,也可以遊蕩成一個自在的王。
 倚窗聽雨,聽的不是寂寥,而是無邊的詩意與風情。雨落小窗,有金戈鐵馬的激昂,也有錦詞麗句的纏綿,心有春天,何處不是花開呢。
 兩只蝴蝶,一前一後,蹁躚,漫舞,這是我昨日在冬的田野裏看到的風景。冬來了,這兩只蝴蝶,還依然存在,用它們的翅膀,在田野裏寫上浪漫的詩篇。還有什麼比這更美的呢。看,那野花還在盛開,青菜依然青綠,它們忘了季節,也忘了寒冷。是因為愛情吧。
 有一種愛情,是美麗的蝴蝶。千年,萬年,也不會老去。它張著輕盈的翅膀,從春天飛到夏天,從夏天飛到秋天,從秋天飛到冬天,接著,又是春天了。
 一飛,就是永恆。追逐你一生,愛戀你千回。我們就是兩只癡情的蝴蝶,飛越這紅塵永相隨。一起在花叢裏沉醉,一起去穿越叢林去看溪水,一起在田野裏跳舞。

 時光會記得,你我也會記得。歲月的冊頁裏寫滿,我的柔情,你的美。一生中,有一個摯愛的人,是多麼幸福的事。是啊,即使有一天,陪著你,慢慢在風裏枯萎,我也是無悔的。
 愛你,這樣徹底。愛你,無法自拔。
 人生,不過是早已寫好的劇本,我們只是按照故事裏的情節,一字一句深情演繹。既然是一場,早已知道結局的戲,我們依然演得認真,看得癡呆。深深入戲,超然出戲,戲裏戲外,我們享受自己的悲喜,欣賞自己的精彩。
 即使沒有人鼓掌,也不要在意。我們是自己故事裏的主角,在當下裏,看見彼此的美麗。不去猜測暗藏的人生玄機,不去管故事最後的結局。

紅楓滿地

Le 21 décembre 2016, 05:06 dans Humeurs 0

你可曾記得紅楓樹下你許的諾言?你可曾在夢裏見到我義無反顧走向你乳霜的身影?你可曾知道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還有一人在默默等你?
想你的時候,樹上落下一片葉,秋天還沒到,滿地的落葉將我掩埋,掙脫不開,逃離不掉,一眼望去,看不到盡頭?我等它枯萎,等它沉下泥土。好不容易等來一場雪,大雪紛飛,包裹著枝頭,染白了我的長髮。它不眠不休,直到把所有的痕跡都覆蓋,連同著我的家庭電器腳印。此時,世界靜止了,記憶也停留在了這一刻,原以為所有的一切會終止,卻不曾想,冬去春會來,只不過又是一年過去罷了。
心心念,癡情於瀟灑少年;日日思,奈何夢中與你相見。拂曉,坐與鏡前,畫青黛眉,桃染朱唇,長髮飄逸,輕紗裹肩。走到窗前,望一眼,剛好,陽光微淡。拿起鑰匙,鎖住一屋念想,走進繁市,走到你跟前,“嘿,待我長髮及腰,少年娶我可好?”你一臉茫然,“請問姑娘芳名?”我朝朝暮暮,你不知所起。淒然轉身,淚流滿面,猛得驚醒,呵,原來只是夢一場。
你在的地方,是我不可觸及的過往,亦是我不想遺忘引伸波幅的時光,即使後來一別兩寬各自歡。

永遠的海棠

Le 7 décembre 2016, 05:47 dans Humeurs 0

“秋意涼,你是我永遠的海棠”,這句第一次聽到,心頭便驀然升騰起一股暖意。那暖,閃著感念的淚光,夾著秋花的香氣,久久不散。於是,就想以此為序,寫一封長信給他。
一天天沉凝的Pretty Renew 美容院季節裏,甚喜一份溫度不變的陪伴。一些無需刻意和追逐的人,一些適合自己的關係,都帶著體貼的味道。世人看不懂的故事,有太多情意,抵不過似水流年。早已過了絢爛熱烈的年紀,心懷沉澱,喜歡上一種碧水無波的安寧生活,喜歡上一種溫和親暖的情感交集。
兜兜轉轉的人生,我們都在等,能和自己一起欣賞世界、經歷悲歡的那個人。心無所恃,隨遇而安,上天安排的最好際遇,一見如故的傾訴,總是最真最純。你來我身邊,從此沒有離開,自牽手,就認定一輩子。愛,有時會讓人迷了心智,然而選擇的對錯,時間會告訴你想要或不想要的答案。最好的愛,必以心安為歸宿,他的行蹤和心意,都能讓你把握,他在與不在的時間,都能讓你安心,那麼你,就選擇對了。
人生之中,遇見與重逢,都帶著必然nu skin 如新的宿命。小半生,一直執著於一個人、一種牽絆;有人說:自由和陪伴,向來水火不容。而好的陪伴,是寧願失去自由,也要畫地為牢。有那麼個人,無論在你的生命低落無助,還是光鮮豔麗的時刻,始終都在。他愛你,如愛朝陽晚霞,如愛青山碧水。愛一個一輩子至關重要的人。一起的歲月,年華傾其所有,鮮花及時開放。她說,我願用最溫柔的筆觸,畫一個故事裏的你。
曾經,為一個人,淡化所有風月相待的情意,避開所有流水桃花的追逐。繁華命途,那些風花雪月的故事,笑而嫣然的風景,都成為路過,他註定是你終點的守候。人生最可貴的是遇見自己,遇見自己想要的生活。每一個等待的日子,都是那麼的平靜,心底的幸福,在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中稀釋開來。一簷煙火窗內,盼一個晚歸的人,淡淡塵煙卷著熟悉的身影。歲月的容顏,會在眼眸中蒼老,卻依然嚮往地老天荒的模樣。
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最大的愛,是以她的搬屋公司思想意念為尊重、為方向。十年如一日的疼惜寵溺,便足以認定了。性格再不好的男人,他對你永遠都沒脾氣,不怕寵壞你,便是足夠的愛了。他喜歡說:只要你開心,我怎麼都行。看他的表情,我知道,這句不帶一點委屈;應該有太多幸福的成分,愛的成分。

Voir la suite ≫